今年5月,布兰代斯大学授予中国科幻小说家刘慈欣荣誉博士学位。刘慈欣赴美后,在校图书馆半地下的录音室接受了布兰代斯大学教授约翰·普洛兹与王璞的采访。

在采访中,刘慈欣对于主要问题,显然有所准备,给人以成竹于胸之感,但并没有事先写下任何应答文字,而是娓娓道来。在谈笑风生之余,说到一些重大主题时,话筒前的他还常常把目光放远,仿佛在这逼仄的录音室中也可以凝视星空。

事后,普洛兹教授问起王璞对这次访谈的看法。王璞认为,访谈双方都坚持科幻是对人类社会形态的开放性多元想象,而没有像某些媒体(比如《纽约客》)那样,把某个科幻作品、某个科幻作家简化为意识形态的回音壁。普洛兹则认为,刘慈欣所谈自己和托尔斯泰的关系尤...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10/14/i5da432ca2e57d2224.jpg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近日,刚刚荣膺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瑞士天体物理学家米歇尔·马约尔(Michel Mayor)表示,人类将永远不会迁移到太阳系以外的行星,因为到达那里需要很长时间。

马约尔是在一次会议间隙,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做出上述回应的。他认为,“这些行星实在是太遥远了。即使是在非常乐观的情况下,假设这颗宜居星球没那么远,比如说只有几十光年,可以说它就在附近,但前往那里的时间仍是相当可观的,”

马约尔补充道,“这里说的是,用我们今天的技术,需要花费数以亿计的天数才能解决迁移的问题。我们必须保护好我们的星球,它非常美丽,绝对适合居住。”

他还认为,有必要消除那些诸如“如果有一天地球上没有生命,我们就去另一个宜居的星球”的言论。“这太...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10/12/i5da17a3b4b9a89445.jpg
本条由canis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近日在浙江举行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高峰论坛上,在被问及文学的未来时,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64岁的中国作家莫言开玩笑说这问题应该由刘慈欣来回答。在莫言看来,在未来,中国文学肯定是形形色色的存在,但是科幻会在未来的文学领域占据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相比莫言的乐观,一块出席论坛的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80岁的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显然有些悲观,他认为“今天的文学和文化面临着越来越高程度的专业化,从某种程度来说文化并没有真正做到大众文化。因为专业化,世界并不像我们幻想过的那样,让所有的人都能够接触到文化;就我的观察,现在还是有一种趋势,就是文化工作者眼中的文化和大众看到的东西不太一样,对大众来说真正的文化还...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10/11/i5da04b864b5512825.jpeg
本条由canis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火星殖民的提法本身有些政治,我觉得说火星探索会更温和中立。

对火星的改造,应该是类地球化的,会按照人类已有的认知改造自然,构建社会,形成文化。地球上的文化冲突和意识形态冲突也会直接映射到初始状态的火星社会里,直到很多代以后,具有独立意志的火星人融合瓦解它们。一切都会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就好像一只鸟换了一片森林,也会造与原来一样的窝,唱与原来一样的歌。

因此我认为,火星探索会和历史上所有的伟大探索一样,在冲突中摸索,最终达到一个人与自然,人与人的稳定态。
本条由科幻岛小助手采写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我希望我们人类像传说中的“诺亚方舟”那样,带着我们的大自然万物一起“移民”火星。如果哪天移民火星实现了,却只剩光秃秃的金属墙壁和我们人类自己,这样的未来在我看来就实在太悲哀了。

技术实现,“独立生态系统”不是设定,真的有国家在研究,只是很多年前看纪录片的时候了解到实验失败了,不知道后来进展。这个技术要是实现了,带着大自然“移民”就不在话下了。

目前我担忧的是人是受自己情绪和利益奴役的,搞不好哪天就因为利益和情绪爆发战争……科技进步需要时间,我们能赶在我们自己把自己“消灭”之前,实现火星移民吗?

再看火星生物,目前的研究证明了火星上有水,按照地球的“经验”来说,最低级的生命形态的存在也不是没可能...展开全部
本条由科幻岛小助手采写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09月18日 16:55       观点访谈
“科幻现实主义是一个好的概念,因为所有好的小说家的创作都是面向现实发言。”

这是上海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青年评论家李伟长近日在与科幻作家陈楸帆的一次对谈中谈到的。这次对谈中,陈楸帆也带来自己的新版《荒潮》。

《荒潮》是陈楸帆的第一部长篇科幻小说,2013年出版后连获国内外多个大奖。陈楸帆强调,他写的是科幻现实主义,探讨的是一种更加接近我们生存的现实,是人类现实生活的问题和正在面临的困境。

而在李伟长看来,“现实”与“现实性”是两个不同概念,长久以来,中国的科幻小说创作有过分沉迷技术的倾向,用灾难、意外和充满漏洞的故事推动情节的发展,他在《荒潮》中读出了不能被简单标签化的元素,那是属于文学本真深层次的...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9/18/i5d81f0fc0baa41660.jpg
©上观
本条由canis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对于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产业园区的建设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目前中国建设了不少产业园区,更评选了苏州高铁新城人工智能产业园、南京新港高新技术产业园、北京亦庄人工智能科学园、上海长阳创谷园区、山东日照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关村壹号、中国(杭州)人工智能小镇、苏州人工智能产业园等8家未来人工智能示范园区,但对产业园区的投入依然是不够的。
同时,人工智能是涉及各行各业的,并非单纯的计算机领域,因此需要各个领域的交叉结合,融合发展。
本条由洛洛采写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的同时,技术伦理问题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人工智能研究发展的重要议题。
火爆的AI换脸软件满足了用户短暂的娱乐心理后,软件中所设置的灰色条款引发了用户对于自身肖像权和信息安全的担忧。同时,软件的换脸行为是否对影视剧、综艺节目构成知识产权侵权仍有待商榷。这场讨论,进一步促进人们对人工智能技术未来的反思。
人工智能技术的商业化,带来了技术滥用、信息安全等问题。可以说,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飞跃,“智慧大爆发”带来的工具伦理性问题一直未被解决,进而造成个人隐私泄露、法律伦理困境。如何确保安全、合理地使用人工智能,亟待整个社会求解。
日前发布的《人工智能安全与法治导则(2019)...展开全部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电影可以解释成一门生意,但它绝对不是一门赚钱的好手段。

谈及做《流浪地球》时的态度,郭帆说道,“这四年里,我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理念,这个很重要,这个理念就是我们做电影不能把赚钱放第一位。这个东西真的是因为得到他们的个人认同,甚至成为他们个人热爱的事情,所以大家在做这件事儿的时候,没有计算个人成本。”

“在影片的制作过程中,你会发现进度就等于钱,你的进度越快,就越省钱。但你进度越快,就很难保证质量。你要保证质量势必会更费钱。这是矛盾,看你怎么选。”

郭帆对于电影质量的追求,也体现在剧本的斟酌上。郭帆透露曾主动删减人工智能机器人莫斯的戏份。“我尽量把人工智能那部分消减掉,因为人工智能本身就是一个...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9/10/i5d773e601f6265457.jpg
本条由Haze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谈到《流浪地球》不同部分特效水平不同,郭帆表示,“地面部分是2017年拍的,空间站是2018年拍的,也就是说这一年中我们能看到一个明显的进步。我们在拍地面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我们都还不太知道怎么弄,确实有些东西就是磕磕碰碰的过去了。”


同时,郭帆也承认,现在国内科幻电影和国外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特效(的差距)要短一些,10到15年吧。但工业的前期拍摄和制作真的要差25到30年。怎么去确定这个时间?我们反推过去。我们制作、置景、拍摄遇到的困难,然后去想我们画面中呈现的东西,是好莱坞哪年能拍的?倒回去发现大概是25到30年。”


“我们拿科幻类影片去划分整个特效等级,《星球大战》系列是偏卡通感的,它在最初级...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9/10/i5d770bb82ecd15130.jpg
本条由Haze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刘晓光近日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刊文认为“科幻艺术:源自现实社会认识人类自己”。

文章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述:1.现实生活是科幻艺术想象的生活基础: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断地帮助人类祛除愚昧,推动生产力的飞速发展,也使人类的想象力更加发达。但科幻艺术家的思维与想象,总是要基于其所属时代的社会生活,基于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现实。把当下的这种想象融入在科幻艺术中,想象便是自然的、有根据的、符合逻辑的。

2.在想象中反思科学技术发展的利弊:科幻艺术家在作品中表现的忧虑是对科技发展的一种警醒,更体现出关注人类命运的情怀和担当。

3.在思维和想象中认识人类自己:优秀的科幻艺术作品切近了当今世界的一个哲学主题,...展开全部
本条由canis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随着《哪吒》的爆红,作为这部动画电影背后的主控方,北京光线影业及它的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实现了收益和声名的极大丰收。人们不禁好奇,一个15年成立的动画公司是如何打造出这样一部爆炸级成功的动画作品的?

彩条屋CEO易巧在接受搜狐娱乐采访时表示,对票房的预期是比较高的,但没有现在这么高。“说实话,我是从剧本阶段就非常喜欢。到看完片子,我可能觉得我有点盲目喜欢。所以,我对它的预期也是非常高的。但在电影没有上映之前,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易巧曾把预期票房写在一张纸条上面,放到了一个信封里。他表示这是对创作五年来选择道路方向的一个检验,《哪吒》的成功证明了我们创作的思维和规划是对的,以后其他的...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19/i5d5a65a286ada0860.jpg
本条由Haze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关于社会对《上海堡垒》的“饱和式恶评”,西夏表示,它反映了一种极不健康的舆论生态,对应的则是中国电影极不健康的产业生态。

“如果说《上海堡垒》真的关上了什么门,那扇门不是中国的科幻电影之门,而是一众假装热爱科幻的投机分子觊觎文娱产业的山寨之门。“而《上海堡垒》的问题,西夏认为,都是导演的问题。从科幻的类型角度说,《上海堡垒》犯下的最大错误是没有建立一个统一而高度可信的“世界观”。只有靠丰富的故事肌理才能让电影中的人物和人物情感有真实的附着,至于交待多少、如何交待,那才是艺术问题,而不是科幻的问题了。

西夏认为,科幻电影对于观众而言,除了笼统的“娱乐”价值之外,其最大的价值是认知价值和审美价值。...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16/i5d565171212d58220.jpg
©《上海堡垒》电影剧照
本条由Haze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影评人电子骑士,刚从国外回来,便赶快补上这部《上海堡垒》,观影后认为目前大量打一星是有些不合理的,电影在两星是合适的。

他在观后感中吐槽了几条电影的硬伤。首先,这个小说从根上就没有选好,小说支撑不起一部大片,充其量是个电影小品。影片在对抗外星人侵略和爱情友情之间左支右绌,两边都没有讲好故事情节,两条线极度割裂。其次,主演选角失败。舒淇是好演员,但并不适合这个角色,片中给人的感觉更像个多愁善感的文艺女青年,而男女主演间毫无cp感,同框时极其尴尬。影片里甚至没有一个角色是让人印象深刻,有光彩的。这说明导演是有的问题的。最后,剧本不合格,策划不合格。影片前面没有建立扎实的基础,结果后面就是虚浮空洞,像在...展开全部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人类探索宇宙的欲望从未停止过,但是这个宇宙中是否有我们所无法跨越的边界?一个无论我们怎样努力,都永远不可能到达的地方?事实上,现实宇宙确实存在这样的限制。即便能够拥有科幻小说中的技术,我们依旧会被困在宇宙的“口袋”中。

凭借我们目前的技术,即使将人类送到最近的恒星,也需要数千年的时间,但我们生活的银河系其实只是一个普通大小的棒旋星系!这个星系直径约10万光年,拥有千亿颗恒星,以及中子星、黑洞、行星、大量的气体云和暗物质,并在星系中心存在一个超大质量黑洞。从远处眺望,银河系看起来非常的稠密。但在人类的尺度下,它大多是由一无所有的虚空所构成,对于人类而言,我们银河系的规模是庞大的。

但银河系在宇宙中...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15/i5d54cef32fe0b9751.jpg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15/i5d54cef8e63e30850.jpg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人物专访

个人简介:蔡逸青,笔名Aria,复旦大学临床五年在读学生。 喜欢星星,喜欢宇宙,喜欢科幻。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幻投稿一篇,创作作品《Meme》,Meme,出自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与基因相对,也称为模因,弥因或梗。有变异性,散播性,攻击异见性等特性。指在互联网上被大量传播或进行二次创作的某些信息。 故事中,近未来的某地,虚拟主播的直播成了人们的主要娱乐方式。A在直播过程中,突然自燃而亡,现场出现了“偶像的黄昏”一词。同时,天文站竟接收到来自宇宙的诡异语句。身为记者的Z开始了她的调查....

人物专访

个人简介:左文萍,文学硕士,师从著名作家梁晓声先生。现供职于北京某出版社。
2015年,著作少儿科普读物《中国小小少年百科全书》两卷。2017年,科幻童话小说《布丁和梦精灵》出版,得到著名作家曹文轩、梁晓声、张之路联合点评推荐。布丁系列《唤醒梦星球》于2018年出版,《保卫时空桥》将于2019年10月出版。少儿科幻长篇《男孩原野的奇幻探险》在《科幻世界》杂志连载,入围华语科幻星云奖。少年科幻长篇《原野时空》《宝石迷境》《怪兽陵墓》将于2020年出版。迄今在《故事会》、《科幻世界》、《上海故事》、《今古传奇》、《儿童文学》、《文汇报》发表作品共计百余篇。曾获《人民日报》主办的征文大赛二等奖;第二届全国“金熊猫”网络文学奖银奖等...展开全部
 1

人物专访

个人简介:张心怡,笔名露苑,科幻作家,硕士研究生,现任行业媒体记者。作品散见于《科幻世界少年版》、《读者原创版》、《少年博览》、《广州日报》等报刊杂志。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幻投稿一篇,创作作品《夺舍算法》,讲述了警员枢密特在调查机器人搏击赛的过程中,目睹了机器人击杀人类的恶性事件,可调查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久,杀人机器人的主人也被机器人重伤。按照主脑植入的底层算法,机器人伤害人类会触发主脑自毁机制,可屡屡伤人的机器人却安然无恙。调查中,枢密特意识到,一场更大规模的灾难正在逼近。

人物专访

个人简介:巨星海,信息工程大学博士在读。百度科幻吧吧主,热爱科学幻想,尝试写作 ,目前参与文本分析、数据分析以及舆情分析工作。
2017—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社团评委。
巨星海对书本、知识和想象的爱好,源自孩提时期的家中。幼时的他便开始潜移默化的接受科普教育,巨星海身为工程师的父亲和外公每晚睡前都会不厌其烦地向其讲解关于磁力、温差变化和雷光闪电的知识;那时每当他能够在“考试”中熟背英语单词和数学公式,就会得到故事书和百科全书的奖励。

人物专访

个人简介:杨锦丽,笔名苏木云实,科普作者,笔名苏木云实,东北师范大学在读本科学生,社团“长春钟晓工作室”成员。
2018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入围了55篇优秀作品。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普投稿一篇,创作作品《花儿产蜜为哪般》, 蜂儿酿蜜为果腹,花儿产蜜为哪般?让大家对植物的蜜有所了解,同时通过这篇文字描述清晰,通俗易懂的科普佳作,接触到不一样的新知,激发人们对自然的观察,引导人们关注环保问题。

人物专访

个人简介:周学谦,笔名深思,科幻作家,西南大学在读本科学生,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西南大学科幻协会会员,科幻类播客《迷于星际》播主之一。
2018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获得了科普作品三等奖。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幻投稿一篇,创作作品《天知道》,讲述在木卫二空间站的酒吧里,主人公遇到了一个灰袍的老头,他讲了一个人偷东西的经历。现在,主人公必须得把这个故事告诉你,才能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物专访

个人简介:雷虹,笔名雷虹(曾用笔名星原子) ,科幻作家;国家税务总局怀化市税务局,公务员,目前在怀化税务系统从事一线税收工作。大学期间曾担任校文学社社长,全国大学生科幻爱好者联谊会成员、稞米网科普新闻小组成员;曾创办过网络新尘科幻组团队和《新尘科幻》电子杂志(百度百科“新尘科幻”)。 小说《细听星语》曾获超新星科幻征文一等奖;小说《释爱》获大学生“科联奖”优秀奖,刊发于《科学24小时》和结集出版;江西师大“幻想2014”征文一等奖(《清明梦》)、江西师大“幻想2013”二等奖(《你是我的一颗星》)。 中、短篇《无尽的等待》《静寂时代》《病毒事件》《暗夜造访者》发表于《科幻立方》《超新星》《第二课堂》《精读》等杂...展开全部

人物专访

唐立梅,笔名黎雪之,38岁,博士(后),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201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地质学专业,同年进入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工作,从事海洋地质专业相关研究,2013年参加蛟龙号首次试验性应用科考,2017年参加中国第34次南极科考。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普投稿一篇。创作作品《遇见采薇》,记录了在我国载人深潜器“蛟龙”号的首次试验性应用科考中,搭乘“蛟龙”号执行第72次深潜任务的宝贵经历。
对于《上海堡垒》引发的争论,著名科幻作家韩松今天在微博撰文表示,对中国科幻电影更有信心了。他认为,《上海堡垒》离一流的科幻片当然尚有差距,但作为中国科幻元年起步阶段的作品,还是应该打一个及格分数。

韩松指出:“科幻并不都是很硬核的那种,非要有黑洞白洞翘曲航行多维时空行星科学人机接口什么的,也可以是更“缥缈”一些的设定。外星仙藤,上海大炮,泡防御网,这些都很有趣。”

对于《上海堡垒》为什么没能达到预期效果?韩松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从人物塑造单薄、科幻构思欠缺、情节匆忙缺乏细节、观众口味四个访问进行了分析。

对于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韩松认为:“《上海堡垒》引发这么多的讨论,是好事,反映出观众对本...展开全部
本条由canis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姬少亭曾说过:“短时间内没有办法看到好的科幻电影,但是作为科幻迷的从业者,我们认为十年之内可以看到非常高质量的科幻电影。”如今三年时光匆匆已过,《流浪地球》以来。中国科幻元年开启的背后,离不开“未来事务管理局”的身影,而姬少亭是“局长”。

《三体》的走红为中国科幻带来了光明,但热潮背后,都有浮躁,姬少亭:“比如《三体》走红之后,2014年~2015年是大家疯狂购买科幻IP的年代,但它没有带动更多人写科幻,反而让很多科幻作家懒得写科幻,就想卖版权,真让人着急。”由此在2016年,未来事务管理局正式挂牌成立,小姬从新华社去职,成为“局长”,操持起了中国科幻。

在姬少亭看来,此前中国科幻最核心和基础的问题是作家少,而...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13/i5d5220e353a861259.jpg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8月10日,第9号台风“利奇马”与以往台风不同,此次台风生成的纬度较高,登陆地点不再“偏爱”华南地区,而是选择华东地区,而后一路向北,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现象?这是否会成为常态?为此《中国科学报》的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一探究竟。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丁一汇表示:“气候变化会对台风登陆地点北移造成一定影响,但仅凭一次台风过程就得出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他强调判断台风强度的变化与气候变化是否有关,要看数据质量、数据密度、数据来源和研究方法,并且需要长期观测。从气候变化对未来台风发生位置的影响趋势讲,“北上”台风的发生数量将会增加。

丁一汇还表示:“台风路径预测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精...展开全部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据美国《新闻周刊》杂志8月6日报道,科学家在距离地球7亿光年的霍尔姆15A星系团中,发现了一个质量为太阳400亿倍的超大黑洞。如果得到证实,这将是半径为10亿光年的区域内最大黑洞,而银河系中心的超大黑洞人马座A*质量仅为太阳质量的460万倍。

有人担心黑洞会把地球给吞噬掉,地球真的会面临如此惨境吗?如果我们真的用粒子对撞机造出了黑洞,它会吞噬地球吗?《星际穿越》中的男主角Cooper后来跳到了黑洞里,那么掉进了黑洞,又是怎样的体验?

如果你想获取上面三个问题的答案,建议你可以一听或一读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副教授张帆做客第38期SELF格致论道讲坛的演讲内容。注意,演讲内容涉及这些名词:“潮汐力、事件视界、霍金辐射、薛定谔的猫、多重世...展开全部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8月8日的天津日报刊登了《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的专访,郭帆坦言拍《流浪地球》就是手工作坊,影片拍完之后经验没有太多,但教训有很多。对于“怎么才能拍出属于中国的科幻片”的提问,郭帆认为:“因为对土地的深厚情感是中国人固有的,这是我们的文化内核。文化内核才是一部电影的灵魂。”,他表示,如果这个故事只有中国人能拍,那就是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故事。

他也指出:“科幻电影跟时代有直接关系。只有国家强大了,才能去拍硬科幻电影,这涉及到故事本身的可信度以及观众观影时的自信心。”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09/i5d4cda04cbd710768.jpg
本条由canis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随着春节档电影《流浪地球》的火爆,以及《上海堡垒》的上映在即,很多人都将今年看做国产电影的科幻元年。对此,《上海堡垒》原著作者江南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认为,中国科幻片现在仍然处于一种很艰难的处境之下,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不能因为出来了几部科幻片,就觉得蓬勃发展了。尤其是,国产电影还没有形成一个完好的制作科幻电影的工业体系。

江南认为:“我们根本还没有把科幻的各种可能性摸一遍,现在说什么科幻元年,我觉得是为时过早。”

虽然,《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上海堡垒》都是改编自科幻小说,从科幻文学中汲取营养。但江南认为近十年中国科幻文学发展并不好,“我们除了有《三体》这样久负盛名的作品,还有什么?”

对...展开全部
本条由canis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著名电影导演张艺谋8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能拍摄科幻题材影片,“很期待能在电影中表达自己的这些想法,电影本身是科技发展的产物,一直以来电影的主题是人和人类社会,现在我们的社会发展到了新的阶段,我希望能表达新的思考,科幻题材无疑是最合适的。”

他透露:“一段时间以来我都很期待科幻电影的创作,现在可以说正在等一个好的剧本。”

相比对好莱坞的模仿学习,张艺谋认为“在自己的土地上学习,在自己的环境中学习更重要”。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09/i5d4cce7f256803572.jpg
本条由canis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confirmWords}}
请进行滑块验证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