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学谦:从偶遇开始的科幻路|新星风采系列专访

个人简介:周学谦,笔名深思,科幻作家,西南大学在读本科学生,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西南大学科幻协会会员,科幻类播客《迷于星际》播主之一。
2018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获得了科普作品三等奖。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幻投稿一篇,创作作品《天知道》,讲述在木卫二空间站的酒吧里,主人公遇到了一个灰袍的老头,他讲了一个人偷东西的经历。现在,主人公必须得把这个故事告诉你,才能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创作作品《天知道》

http://sci.kpcswa.org.cn/s2019/show/tid/486425de07861f54fcb2f8e1c41bdba9

【摘要】 

在木卫二空间站的酒吧里,我遇到了一个灰袍的老头,他讲了一个人偷东西的经历。现在,我必须得把这个故事告诉你,才能解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评委点评】

本文故事性和文笔都非常好。但节奏把握混乱,主角刻画和要突出的思想不明确。哈夫曼的故事可以作为全文的主要高潮情节进行描写,其他作为衬托。但酒吧串线线让人感觉是三个主人公,且每个人物突出又不突出,可以尝试将哈夫曼和老导航员作为一个人物写出最后温情然后结束,表现对失业男人的鼓励,积极正能量,让人绝望后产生希望的故事会让人喜欢。

——李雷

非常非常惊艳的作品,值得一看再看! 虽然这种设定上可能有些过时,文字上存在一点点翻译腔的味道,但是不能掩盖作品的优秀。作者的文学功底非常优秀。 唯一的缺点可能是 讲述者的老头的描写和转述内容有些混杂,让读者对此有些迷惑,有些描写有些多余。更换一下老头叙事的结构和称谓或许会更好!

——匿名

酒吧讲故事本来是俗套设定,多层转述看着有点累,但故事本身还是有新意的。老领航员的叙述水平不错,人物特点也很鲜明,但是没必要反复强调喝酒的速度。个人很喜欢本篇的文风,算是值回酒钱了。

——匿名

本故事有典型的太空歌剧特征,构思比较精巧,叙事流畅,但创新性稍有不足。

——匿名

Image title

文/雒心平

周学谦,笔名深思,很难看出这位大男孩一样的高校学生,已经成为了一名科幻作者。作为一位纯粹的科幻爱好者,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和西南大学科幻协会会员,他热爱一切看起来很美好的技术,同时又不乏幽默感,采访中他自嘲说:“我还会拉一点小提琴的,但水平远不如爱因斯坦。”

周学谦最初接触科幻,来自一次偶遇。回到十年前的某一天,周学谦路过一排书架,看到了印刷质量极差的《小灵通漫游未来》三部曲正静静地躺在书架上,他鬼使神差地拿了起来,接下来的整个下午,他一直站在两排略有灰尘的书架之间,借着并不明亮的灯光将它读完。

这是周学谦第一次完整得阅读整套科幻小说,也是这次的偶遇使得他踏上了科幻路。他回忆说:“叶永烈老师的这部作品最吸引我的其实不是故事,而是科普式的叙事方法。”这套科幻小说成为了周学谦的个人科幻启蒙,但无奈的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的科幻发展缓慢,待他再长大些,阅读的就是《海底两万里》、《神秘岛》直至《永恒的终结》、《神的九十亿个名字》……渐渐以国外的科幻作品为主了。他不断地阅读科幻作品,努力汲取科幻的质料,一点一点夯实5他的科幻路。

Image title

读的多了,自然就会有想写的欲望。周学谦坦言:“从有能力阅读的时候开始,就有了写作的想法。”起初是以散文、诗歌和通俗小说为写作主体,待他步入大学后,大二下学期的一次偶然发现,使他踏入了科幻写作的道路。当时一个科幻社团在举办征文比赛,他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参加比赛。时至今日周学谦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参加初赛的作品是关于一位警司追寻连续自杀案真相的故事;复赛的作品则讲述了一群“历史旁观者”在不干涉历史的前提下进行时间穿越,为历史教材记录素材的故事。最终他在比赛中拿到了校内比赛的一等奖,也由此开始,他把科幻写作变成了一个爱好和习惯。

到目前为止,周学谦已经创作了大概十篇独立故事,并夺得奖项。第一次获奖在2018年的科普文创——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中,周学谦的作品获得了科普作品三等奖,此后他创作的一篇科幻小说在重庆大学科幻协会的联合征文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今年他还在科幻世界的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影评。除了科幻小说的写作,科普和科幻的推广也是周学谦的个人兴趣,比如做播客,听众或许不多,但作为科幻类播客《迷于星际》播主之一,他认为能让更多的人接触到另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世界,本就是一件非常令人开心的事情。创作是有趣的,这也是周学谦坚持写下来的动力。

周学谦在具体的实际创作中,很喜欢科幻黄金时代的写作风格,比如阿西莫夫的所有机器人短篇,“黄金时代的科幻小说是一种“遵循科学逻辑的有趣”,而让科学、文学,有趣和谐的互相联动起来是个非常需要天赋和耐心的工作”。周学谦认为,黄金时代过去以后,科幻小说在“有趣”这个方向上可能走的更远了,但是在科学逻辑和文学这两个方面并没有什么突破。因此,读黄金时代的科幻小说能让人感受到严谨,而这种严谨是周学谦想要在自己的作品中追求的。“科技奇观”并非他所擅长的写作内容,同时他也不擅长描述国家之间的政治博弈。所以讲故事时,周学谦更关注一个人的内心变化,关注那些漫长或短暂的时间和事件对人造成的影响。

科幻的确有着让人向往星辰大海的作用,但周学谦个人觉得也应该有一些更内向的思考——某些内省,是只有科幻题材才能做到的。

我要留言
洛洛
已关注
+ 
关注
留言
推Ta上榜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confirmWords}}
请进行滑块验证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