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庆余年》是不是科幻片?业界专家说科幻不止一种打开方式

12月13日,《文汇报》刊载《科幻不止一种打开方式,刷新“定势”才能成功“出圈”》一文(作者:文汇报记者 沈湫莎)。

文章指出,“《庆余年》居然是科幻片”的讨论冲上热搜。这部从开播就被打上了科幻标签的网络热播剧,直到真正出现了狙击枪、机器人和冰河时代,观众们才发现“这居然真是一部科幻片”。不过也有人并不这么认为,“难道中国传统故事裹上一层硬科技的外衣,就能称之为科幻?”

文章说,究竟什么是科幻?似乎从来没有一个准确定义。刘慈欣曾总结过两种科幻理念:一种是预言未来某种会实现的大机器,一种则是创造一个想象的事物或世界,他认为后者才是科幻小说的价值所在。“最好它永远不要实现,因为一旦实现,它的魅力就减小了。”刘慈欣说。事实上,《庆余年》中表现的地球“重启”后,后人再一次发现人类文明遗迹的世界观,曾被许多科幻作品反复描写。科学史学者江晓原认为,这可以算是科幻的样式。

其实,要回答《庆余年》究竟算不算科幻片,并不容易也没必要。因为科幻小说的定义有上百种,按照不同的概念它就处于“是与不是”的薛定谔状态。不过,这条上热搜的梗却让饱受“流量”之苦的科幻作家眼前一亮:借助中国观众熟悉的古装、玄幻等元素,“小冰河期”“人工智能”等科幻概念更容易走红。

该篇报道提到或采访了如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南方科技大学教授吴岩、上海浦东新区科幻协会会长顾备、著名科幻小说家王晋康、军事科幻小说家达世新、科学史学者江晓原等人的观点或案例。报道称,这波讨论也再次证明,科幻不止一种打开方式,想要成功“出圈”,既需要创作者丰富手法,也需要读者、观众刷新对科幻的刻板定义。同时,不少案例都证明,科幻小说“破壁”需要更多“借力”。许多著名外国科幻作品,很多都是借助影视的力量,才从纸面跃升到公众的口耳相传中。打破有爆款而无流量的僵局。

报道还介绍了今年7月,艺画天开推出原创科幻动画《灵笼》概念片和今年的现象级手游《明日方舟》的成功案例。文章最后说,动画、电影、舞台剧、主题乐园……不难发现,借助新的传播形式,科幻题材正跳出纸面与更多公众对话,这不仅丰富了科幻文学的形态,也让科幻走出高冷,更加贴近市场。 【原文】
我要留言
更多资讯
本条由 洛洛
采集
TA的主页
已关注
+ 
关注
留言
推Ta上榜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confirmWords}}
请进行滑块验证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