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社会对《上海堡垒》的“饱和式恶评”,西夏表示,它反映了一种极不健康的舆论生态,对应的则是中国电影极不健康的产业生态。

“如果说《上海堡垒》真的关上了什么门,那扇门不是中国的科幻电影之门,而是一众假装热爱科幻的投机分子觊觎文娱产业的山寨之门。“而《上海堡垒》的问题,西夏认为,都是导演的问题。从科幻的类型角度说,《上海堡垒》犯下的最大错误是没有建立一个统一而高度可信的“世界观”。只有靠丰富的故事肌理才能让电影中的人物和人物情感有真实的附着,至于交待多少、如何交待,那才是艺术问题,而不是科幻的问题了。

西夏认为,科幻电影对于观众而言,除了笼统的“娱乐”价值之外,其最大的价值是认知价值和审美价值。...展开全部
http://img.kehuandao.com/island/201908/16/i5d565171212d58220.jpg
©《上海堡垒》电影剧照
本条由Haze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影评人电子骑士,刚从国外回来,便赶快补上这部《上海堡垒》,观影后认为目前大量打一星是有些不合理的,电影在两星是合适的。

他在观后感中吐槽了几条电影的硬伤。首先,这个小说从根上就没有选好,小说支撑不起一部大片,充其量是个电影小品。影片在对抗外星人侵略和爱情友情之间左支右绌,两边都没有讲好故事情节,两条线极度割裂。其次,主演选角失败。舒淇是好演员,但并不适合这个角色,片中给人的感觉更像个多愁善感的文艺女青年,而男女主演间毫无cp感,同框时极其尴尬。影片里甚至没有一个角色是让人印象深刻,有光彩的。这说明导演是有的问题的。最后,剧本不合格,策划不合格。影片前面没有建立扎实的基础,结果后面就是虚浮空洞,像在...展开全部
本条由洛洛采集
如何成为一名递客

本岛专访

个人简介:蔡逸青,笔名Aria,复旦大学临床五年在读学生。 喜欢星星,喜欢宇宙,喜欢科幻。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幻投稿一篇,创作作品《Meme》,Meme,出自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与基因相对,也称为模因,弥因或梗。有变异性,散播性,攻击异见性等特性。指在互联网上被大量传播或进行二次创作的某些信息。 故事中,近未来的某地,虚拟主播的直播成了人们的主要娱乐方式。A在直播过程中,突然自燃而亡,现场出现了“偶像的黄昏”一词。同时,天文站竟接收到来自宇宙的诡异语句。身为记者的Z开始了她的调查....

本岛专访

个人简介:巨星海,信息工程大学博士在读。百度科幻吧吧主,热爱科学幻想,尝试写作 ,目前参与文本分析、数据分析以及舆情分析工作。
2017—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社团评委。
巨星海对书本、知识和想象的爱好,源自孩提时期的家中。幼时的他便开始潜移默化的接受科普教育,巨星海身为工程师的父亲和外公每晚睡前都会不厌其烦地向其讲解关于磁力、温差变化和雷光闪电的知识;那时每当他能够在“考试”中熟背英语单词和数学公式,就会得到故事书和百科全书的奖励。

本岛专访

个人简介:杨锦丽,笔名苏木云实,科普作者,笔名苏木云实,东北师范大学在读本科学生,社团“长春钟晓工作室”成员。
2018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入围了55篇优秀作品。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普投稿一篇,创作作品《花儿产蜜为哪般》, 蜂儿酿蜜为果腹,花儿产蜜为哪般?让大家对植物的蜜有所了解,同时通过这篇文字描述清晰,通俗易懂的科普佳作,接触到不一样的新知,激发人们对自然的观察,引导人们关注环保问题。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confirmWords}}
请进行滑块验证
自动登录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regText}}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